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三原无邪
三原无邪
小心!邪教“三术”毁了您的团圆
发布时间:2018-09-17?? ??来源:?? ??点击次数: 次
恢复窄屏

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又称“团圆节”,团圆是中秋节的主题,也是中国人文化心理的最终归宿。可是邪教及其头目们,却无不将破坏人们的家庭团圆作为自己的目标。无邪君且列其邪教三类骗术之害,以警示人们。

控制术,绑架信徒家庭难团圆

中外邪教头目无一不将自已吹嘘为“唯我独尊”的“神”。如“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就自封为“宇宙主佛”,还吹嘘自已“有无数法身”、“地狱除名” 等等“神招” ;美国的“人民圣殿教”头目琼斯、中国的“全能神”头目赵维山及其“包装”的“女基督” ,都自封为“神的化身”,并不乏宣扬自己有派发”末日方舟船票”之类的“能耐”;"门徒会"头目季三保“也宣称“耶和华与我直接对话,已定我为先知,是神的替身”,能给信徒“赶鬼治病”、“祷告治病”等等,不一而足。

这些邪教所以吹嘘自已为“唯我独尊”、“至高无上”的“神”,就是为了从精神上控制信徒,并绞尽脑汁,制定了形形色色的清规戒律,对信徒实行行为控制和环境控制。

“人民圣殿教”的信徒过着受其头目琼斯的武装卫队严密监控的集体生活,信徒们与外界隔绝,没有任何私人财产,没有任何个人生活和思想空间,失去个人自由,未经琼斯批准的男欢女爱,都要受到严厉惩罚,信徒被发现有叛教倾向,则被处以酷刑甚至剥夺生命。

“全能神”及其头目以为我所用、唯我独尊的态度对圣经和教义进行恶意的批判和取舍,形成了一套系统的“理论体系”,并将其”视为“神的话”和信仰的“最高权威”,以近乎洗脑的方式灌输给他们的追随者,致使误入歧途者执迷不悟、如痴如醉。同时又有一套严苛的制度,如让成员写保证“听神召唤”、“不吞吃神的祭物(钱财)”、“传福音” 、不退出“全能神” 、与家庭子女断绝关系等等的“保证书”对痴迷者实行控制。

“门徒会”及其头目,则大肆宣扬各种“见证”、“神迹”和建立“七七建制”、“三肢体”的组织体系,以及“异地任职”、“晋级考试”等一系列管理制度,骗人下水和控制信徒。

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则如中国反邪教网《邪教“法轮功”如何精神控制?》一文所指,主要借助于东方宗教的“冥想”(meditation)训练来改造学员的心灵结构。尽管其也为学员制定了一些行为规范,但这些规范并不像西方邪教和“全能神”那样苛刻,基本不涉及隔离信息、剥夺自由、规范着装和饮食等明显违反法律的行为控制和环境控制。学员进出也没有强制性的限制。但其对成员心灵改造的深度和广度而言,堪称世界邪教之最。

在邪教及其头目邪恶的精神和严苛的制度控制绑架下,其成员均成为任邪教及其头目役使的工具,导致其成员的家庭失去团圆与和睦。如中国反邪教网“助你寻亲”栏目中的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宿安乡唐淑兰、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的何雄鹰等无数“全能神”人员,舍家弃子为所谓的“传福音”而出走不归;湖北襄阳痴迷“门徒会”人员刘宗保,尽管生前曾抱怨过:“我饿也饿过,死也死过,为什么‘神’还不放过我?”但因难以解脱,刘宗保夫妇在短短一个月内双双跳河自杀(南方都市报等:《湖北襄阳夫妻沉迷邪教三赎基督20年 走上自杀绝路》;以及1978年11月18日,“人民圣殿教”923名追随者在琼斯命令下集体自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17岁“法轮功”人员陈英为“上天国” 跳车身亡;王进东等7名“法轮功” 痴迷者,受李洪志“放下最后执著”,“放下生死” 邪说蛊惑,制造了震惊中外的“1.23”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中,导致刘春玲、刘思影母女死亡,王进东和郝惠君、陈果母女严重烧伤。……这桩桩案例,可见邪教控制术绑架信徒破坏家庭团圆是何等的邪恶!

变脸术,毁灭人性破坏团圆没商量

邪教头目常常打着正教的幌子,扮着慈善的面孔,喊着漂亮的口号,可个个都是口蜜腹剑、玩弄变脸术、干尽毁灭人性、破坏团圆勾当的恶魔。

“人民圣殿教” 头目琼斯曾对信众许诺所去的“是一个热带天堂,没有外面世界的邪恶”云云,而给予信众的却截然相反。面对众议员利奥·瑞安一行的调查,他-面装出-副彬彬有礼、和善可亲的面孔,让瑞安一行看到尽管信徒们衣衫褴褛、面容消瘦,然而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在农场、种植园、养殖场、车间、家庭……无第三者在场的随机采访,记者没有发现一个人回答问题时支支吾吾,或畏缩、害怕。所有的人都赞扬琼斯,说他为了众人的幸福付出了一切,看到的是仁爱和人与人之间的理解、互谅和享有充分公民权利的男女。瑞安一行离开时。数百名教徒弹着吉他唱着歌为他们送行……然而,当看到离开的瞬间,一个营地姑娘乘乱偷偷塞给记者的一张写着"请帮助我们,我们想离开这个地狱"的纸条,以及在夜宿小村镇中,居民透露的曾有从营地逃亡者逃到这里,甚至逃到圭亚那首都,都被武装人员抓回去,以后这些人就失踪了的信息,瑞安一行方知有诈,重返琼斯公社,撕破了琼斯的伪善面具时,琼斯便凶相毕露,在其一个亲信突然跳出来刺杀瑞安未遂,瑞安一行带上20个决意逃离琼斯魔掌的信徒迅速乘车离开后。琼斯又不惜孤注一掷,派出一队武装人员乘小型卡车追到机场,向即将乘机离开的瑞安及记者们开火,打死包括瑞安及递纸条的那位营地姑娘在内的5人,打伤12人。

李洪志口口声声“救人”、“度人”,又抛出“除魔”、“白日升天”、“末世论”等邪说;甚至六亲不认,连自己的母亲也视为魔;乃至充当起反华势力的政治工具,让痴迷者“放弃对生命的执着”、”“走向最后的圆满”,为其殉葬,使许多痴迷者走火入魔自杀乃至灭绝人性弑亲杀人。如毕业于广州市轻工学校后有了一份工作的袁润甜练上“法轮功”后,变得孤僻内向、辞职回家,整天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练功,导致精神恍惚。竟认定村上五保户黄带胜在另外的空间侵犯并伤害了她,遂于夜晚持刀闯入黄带胜家,对着黄的面部连砍两刀;辽宁省辽河油田职工、“法轮功”练习者佟岩将6岁的女儿徐澈用菜刀杀死在自家床上,口中还念念有词:“升天,升天……”

“全能神”一面打着基督教、“献爱心”及物质利诱的幌子,既给拟拉拢的对象找对象、干活儿;给拟拉拢的女性赠送高档化妆品、首饰及衣服等;给拟拉拢的男性,赠送手机、高档烟酒等;对那些他们认为可能发展为“接待聚会”的家庭购买洗衣机、电冰箱、电视机、空调等贵重家电;以及为拟拉拢的对象还债乃至“过灵床”。然而一旦有成员产生退意,“全能神”便露出凶残面目,轻则威胁、灌粪、殴打,进而断腿、剜眼、割舌、剁手,甚至对无辜者施用暴力恐怖手段,乃至剥夺其生命。一些“全能神”人员受其邪悦熏陶冼脑后,人牲泯灭,道德沦丧,甚至成为杀人恶魔。如河南兰考两个月婴儿被母亲当“小鬼”割喉杀害,江苏沭阳县万成彦,竟以杀8岁儿子,并将其钉在"十字架"上,作为向“全能神”献“宝血”,震惊中外的山东招远“5.28”血案的制造者、“全能神”成员张帆,竟逼父亲与母亲离婚,为父亲找“小情人;又与父亲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等,丧心病狂地视拒绝提供电话号码的吴女士为“恶魔”、“邪灵”殴打致死……

敛财术,打碎无数家庭团圆梦

邪教组织及其头目借人们对强身健体、防冶病痛及对家庭团圆幸福的向往,绞尽脑汁大敛钱财。

制造了十几人死亡,数千人受伤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案的日本奥姆真理教头目麻原章幌曾对人说,“现在做什么买卖最赚钱呢?那就是宗教”。其就以卖假药起家,炮制奥姆真理教后,又从信徒身上疯狂敛财:一枚像章要200万日元,一个“头法轮”要1000万日元,参加“爱仪式”,一次需“布施”30万日元,参加“血仪式”需“布施”100万日元;甚至将自己的一根胡须、每500毫升洗澡水,每200毫升“甘露水”,都明码标价3万日元以上。(《日本邪教头目难逃死刑(组图)》)

李洪志给痴迷者们臆造出“遍地黄金的天国”,大放“我救不了你谁也救不了你”和“去情说“、“白日升天”等等邪说;利用办班、立“功德箱”、非法出版《转法轮》,以及兜售“法像”,集资和接受捐赠,推销“神韵”项目等敛取追随者的钱财,供自己购豪车、豪宅,肆意挥霍,使无数追随者家破人亡。如李洪志的亲信和金主——澳门“法轮功”头目林逸明出现便血症状后,仍坚信“消业”邪说,拒绝到医院看病治疗,直至被拖成结肠癌晚期,还继续练功“消业”,拒绝化疗,在林赴 “纽约法会”期间,李洪志还亲自为林“发功”治疗,并声称将林身上的“业力”和“魔物”已悉数驱除,结果林逸明还是因癌细胞扩散而亡。不独林逸明,仅因病而亡的“法轮功” 骨干,就有包括李洪志妹夫李继光在内的40余人。

“全能神”头目赵维山要痴迷者们“把自己毫不保留地献上为我花费,体贴我的心意,使我心满意足。”并以“奉献”为名规定,凡新加入教者须”“献祭”2000元,每年最少上交年收入的10%“奉献”。仅“青岛区”在2014年10月10日至30日20天的时间内,就骗取信徒“奉献款”2676万元。(《“全能神”在青岛敛财2676万元14人被判刑》)从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东北地区的“全能神”邪教组织就向境外转移资金1.4亿元人民币。(《邪说蛊惑戕害社会——揭开“全能神”邪教真面目》)对不愿“奉献”的人,则被赵维山视为“没有人性“,是不“尽本分”,与魔鬼撒旦没有什么区别,就“不配吃喝神的话,不配寄存在神的家中”,从而打碎了无数家庭的团圆梦。

如山东招远“5.28”血案的制造者和为“全能神”“奉献”了千万元钱财的张立冬家,就落得个家破人亡、人财两空的结果。又如中国反邪教网《她的生活费交了“奉献款”》一文中的陈爱丽随哥哥姐姐一同来到深圳打拼,并于2004年与收入颇丰的徐清波结婚,并拥有一个可爱的孩子,过着让人们很是羡慕的富足快乐的日子。可是落入“全能神” 陷阱后,舍弃孩子和家务,一有时间,就外出参加“全能神”的聚会,拉人传“福音”。回家后就认真读诵“全能神”的书籍,还将生活费交了“奉献款”;进而深信“现在是神的儿女,要洁净自己,才能得见主的真体”,与丈夫分床睡,不让丈夫碰她,不仅一口同意离婚,还愿意净身出户。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这样被“全能神”给毁了。

“三班仆人派”头目徐文库诱导信徒“窃物上缴”;“被立王”头目吴扬明用所谓“圣经”里要奉献十分之一财产的说法,要求信徒“聚集财宝在天上”;“统一教” 头目文鲜明和“唯一教” 头目拉兹尼什都鼓励信徒“献身效劳”…… 其破坏家庭团圆的事例更是不胜枚举。

综合上述,邪教的控制术、变脸术、敛财术,如同破坏团圆的三把刀,它警示人们,只有看穿邪教“三术”的危害,并保持对邪教的警惕、防范和远离邪教,才能确保家庭团圆和幸福。

人人彩彩票开户主办 三原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承办 联系电话:029-32282672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访问 陕ICP备13008556号 网站标识码:6104220022
中文域名:中国三原.中国 中国三原.CN   陕公网安备 61042202000102号